上海:我有故事,你能走吗?

周末午后的武康大楼前,只见一个短发、留着络腮胡子的男士悉心整理着大背包里的传声耳麦,把缠绕的耳机线收拾整齐,接着又从随身口袋里拿出一本泛黄的邬达克传记书翻了起来。周培元介绍武康路各处的建筑故事 周培元供图他就是上海城建职业学院副教授周培元,一个把自己称为“城市文化推广者”的70后学者。他安静地站在那里,等待陆续出现的一群新伙伴,20多人即将戴上耳麦,跟随他的步伐,听他讲解每栋宅子的前世今生,共同开启“寻访老建筑,品读武康路”的人文行走。行走活动成员在武康路边走边听记录 周培元供图同济大学建筑系科班出身的周培元将一一讲解武康路上西班牙式、法国文艺复兴式、地中海式等各类建筑形式和特色,深谙建筑风格流变的他,也会顺势把建筑学知识和学术研究情况分享给大家。他指着武康路392号甲的这栋“仿文艺复兴式”别墅时说:“(它)采用的是模仿爱奥尼亚柱的式样,这也是上世纪20-30年代上海的权贵富贾私宅的流行风格,据说这曾是袁氏家族的产业……同济大学的钱宗灏教授、复旦大学的李天纲教授等专家都对此做过更为详细的研究”。左:《武康路》中华书局 2017年8月 ;右:《上海武康路建筑地图》 同济大学出版社 2018年8月当一行人经过武康路和湖南路交接口时,周培元提高嗓门说道:“马路对面就是我自己在武康路上最喜欢的地方——密丹公寓”。走到门口,有观众看着大楼指示牌上“赉安洋行”禁不住好奇起来,他解释道,“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团队!上世纪20年代,三位法国帅哥,亚历山大·赉安、保罗·维塞,亚瑟·克鲁兹在上海成立了一个建筑事务所,起了这个名字。他们给上海留下了很多作品,像茂名路的花园饭店、淮海中路重庆南路路口妇女用品商店所在的‘培文公寓’、复兴西路的‘麦琪公寓’等等,大家走过路过时候都可以仔细看看他们的设计啊!”一行人边点头边“哇哦!原来这样啊!”地感叹起来。周培元靠“刷脸”把大家带入了平常不对外开放的公寓走廊,看着眼前漩涡般的楼梯,大家都兴奋地拍起照来,“这个神奇的六角形楼梯造型将空间利用、视觉美感融为一体,这是真本事!”周老师也忍不住赞叹道。行走团的成员们都觉得,这是在跟着“行家”兜马路。 武康路115号密丹公寓 密丹公寓楼梯 除了这些建筑学背景知识,让“人文行走”有别于其他一般武康路街道导览的是,周老师会带大家走进弄堂,讲一讲建筑与人、与家国命运的故事。比如武康路40弄。这里至今仍保留了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唐绍仪、中国医学教育家、公共卫生学家颜福庆、中共上海市委原书记王一平等名人故居,他介绍说:“《建党伟业》大家看过,里面侯勇演的就是唐绍仪,40弄1号就是他的故居。美国的胡佛总统曾经评价他是‘为人正直、有才干,对中国对未来怀有远大的抱负’,从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回来的他,是清末民初的政治家,一直担任清廷驻朝鲜总领事,在外交事务上作了不少推动工作,后来定居上海。但当上海沦陷后,有传闻说日本敌军一直在争取唐绍仪的势力,蒋介石下令就把他暗杀了。他的女婿就是‘民国第一外交家’,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的顾维钧。唐绍仪的女儿唐宝玥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两人郎才女貌,恩爱幸福,可惜妻子疫病去世。唐绍仪十分赏识顾维钧,也为他的外交生涯助力不少……”这让成员们从一栋建筑走进了一个家族,从看房屋、看工艺到体悟时代激荡和人世风雨沧桑。左:武康路40弄1号唐绍仪故居;右:唐绍仪不仅关于武康路,在周培元的城市行走分享中,许多建筑背后的故事,都由他亲自查阅、拜访所得。“建筑不止关于技术,而是鲜活的生命。人在空间中的活动,人的经历、感情、思想,都有痕迹,也都是建筑里的成分”,他坚定地说,“不论是主持建造清华学堂的庄俊、与梁思成齐名却不为人熟知的董大酉,还是中国现代主义建筑师奚福泉等,倾听后辈讲述他们心中的家人,也会让我们对大师们的作品有了别样的体悟,人与建筑、情感与信念的力量”。周培元多次看望梁思成先生的弟子、著名园林设计专家、上海市园林设计研究总院原总工程师梁友松先生,把老前辈口述往事、感悟都仔细纪录,“为了完成上海大观园的设计,老梁总在背景、苏州、扬州测绘了大量古建筑数据,每一个设计细节都一一确定,我们之所以能看到如今壮丽气魄、怡然雅致的成果,背后都是他带队的倾力付出”,他告诉记者,“去年年末梁先生归西。但我相信大师的作品和精神仍指引我们勇往直前。每次带队参观大观园时,成员们无不被梁先生的匠心巧思所折服”。上海大观园由梁友松主持规划设计 周培元 供图梁友松设计手稿 周培元 供图上海市园林设计研究总院原总工程师梁友松与夫人合影 周培元 供图周培元自己也是有信念之人。从2016年缘于个人兴趣和朋友尝试着行走“上海五大古典园林”到如今,“人文行走”成了他生活的重要一部分。他计划在未来5到10年里,将上海历史风貌保护区内“64条永不拓宽的道路”走完。从2016年开始,他以每月一到两条的节奏,已经走完了武康路、衡山路、五原路、延庆路、圆明园路、虎丘路、北京西路,2019年的目标是高安路、泰安路、复兴西路。由于他生动的讲解和博学多才,许多读书会、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都邀请他做领队,不少马路他要走上二十几遍,当被问及是否会厌倦时,他笑着说:“可能我是做老师的,对‘重复’有耐心。但其实走多了你会发现,每次都会有新的收获,因为在不同的时间,与不同行业的伙伴在一起时,人们的聚焦点不同,提问的角度也不一样。所以每一次都是新的一次”。出行前他会做足准备,根据行走团队成员的年龄、职业、国籍,做好重点规划。每一次,他都把时间控制在90分钟,走完后他都找一家茶馆或咖啡馆,大家纷纷点上一杯饮料,回顾整个行程,再简单分享各自心得感想,提一些意见和建议,他也会根据反馈仔细做好记录。他的一些职业摄影师伙伴也会时不时加入队伍,义务为成员拍照留影。这一段时光也是给都市人的“治愈”之行。步行锻炼身体,解放了疲惫紧绷的神经,白领们缓解了压力,老人们排遣了孤独,“走,一起继续往前走!”行走过程中,耳麦里不时传来的这句话给人带来激励,温暖而勇敢。 周培元为留学生介绍武康路历史 周培元供图周游秋霞圃活动 周培元供图在徐汇图书馆“汇悦读”行走活动中,周培元带领市民领略老建筑风采 周培元 供图三年来的行走,令周培元最感慨是当代都市人与城市的关系,人们对在地文化存有多少热情和好奇。“为什么每次行走让大家都感觉到了新鲜和欢乐?除了路线设计、讲解方式等因素,人的‘好奇心’其实是核心要素。我们都生活在上海,但我们认识这座城市吗?知道它的过往吗?想知道它的未来吗?”这些问题驱使着他致力于城市文化的深挖和推广,“发现城市的美,滋养人心,从而反哺城市”,在接受CCTV采访时,周培元说出了他的心愿。2019年,他将作为“世界城市日”专家讲解团的一员,走入上海中小学,带领孩子们了解自己生活之城,探索城市历史和城市生活魅力和感动。“2010年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得到了各国的支持和认可。去年,中国在联合国推动设立了首个国际日——将每年10月31日定为‘世界城市日’,推动全球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每一个城市人,其实都有责任参与进来,城市的未来有无数可能,我们要做的就是去探索,去打开,去享受!”周培元兴奋地说道。今年的“世界城市日”系列活动还包括由衡山集团联合众多机构企业共同打造的“城市秘行”,即以中华艺术宫为起点,衡山路为终点策划组织的多场人文漫游。周培元作为策划人和讲解专家,又将投入到这项精彩纷呈的都市行迹中。 人们总习惯离开日常,用未知陌生的目的地来替换熟悉的周遭,可是只要带着发现之眼和好奇之心,熟悉的生活也可以成为一个“目的地”,美好的城市仍有无数新鲜等待被探寻。 责任编辑:徐颖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