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斤肥胖男子逼空姐给自己擦屁股,你以为她真能说不?

1月19日,台湾地区的长荣航空爆出了一条重口味的新闻。

在洛杉矶飞往台湾的航班上,一名白人男子声称自己因过于肥胖难以使用经济舱的厕所,要求前往商务舱厕所如厕。在女乘务员出于人道考虑答应其要求后,此人又以自己“右手骨折后尚未痊愈,无法用力”为由,要求女乘务员为其*********、擦屁股。最终由于“他在商务舱厕所内大吵大闹”,女乘务长不得不戴了三层手套替他擦了屁股。

然而!在下机坐上轮椅之后,男性地服人员询问此人如厕是否需要协助时,他又改口了……

以下是当事乘务员在Facebook上的自述,显然谁碰上这种事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毫无疑问,如此下流的行为激起了舆论的一片愤慨(下面是众多诅咒之中小语最赞同的一条):

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是乘务员自己对工作的“界限不清”,一味“以客为尊”造成的恶果:

长荣官方今天对事件做出的回应中,也声称“乘务员有权拒绝此类要求“:

当事乘务员真能拒绝得了?

那么当事乘务员为何没有选择拒绝呢?事后同为长荣乘务员,并担任空乘工会常务理事的李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該名乘客去年5月就頻繁地搭乘長榮航空的航班,過去也曾要求過空服員協助如廁遭拒,但那次他「直接拉在位置上」,導致同班機乘客必須忍受排泄物味道長達10到12個小時。就工會所知,該名乘客已被紀錄在3次報告中,公司也答應會評估這位旅客的「適航性」、是否拒載等,但直到今日還沒有評估什麼結果來。

而事后長榮航空並未提供組員應有的支援,反而質疑組員為什麼沒有協助他上廁所、讓他拉在位子上?為什麼沒有安撫好其他客人的情緒?

显然此人是个已经蓄谋已久的“惯犯”。也有报道指出,他玩的把戏就是在登机之前向地服证实自己有能力自理,使得地面无法拒绝他登机。在登机之后又声称行动不便,借此对空乘人员进行骚扰。

设身处地的思考一下,作为当班乘务员,在”委屈一下个人“和”坚持原则造成返航/备降“之间,选择起来恐怕并非那么容易。

为什么偏偏是长荣?

遇到这样以”人道主义理由“和”其他乘客感受“来绑架机组的”跨国无赖“,一线人员处理起来确实会有些棘手。事件之后,空乘工会向长荣航空提出了以下诉求:

落實黑名單(BIP)制度,航空公司在前端就該好好把關、不該讓這樣的客人上機,而不是讓第一線的員工被現場被為難

航空公司能給予員工足夠的權限拒絕,讓員工在拒絕乘客超過正常範圍的要求後,不用擔心回到公司會被究責,說是「處理失當」

希望公司能核予該名空服員公傷假,平復創傷

希望公司能針對此事,向該名外籍旅客提出性騷擾的告訴

不知各位是否注意到,最终的”工会诉求“相比当事乘务员在Facebook上的控诉,少了很重要的一条:”长荣应招募男性空乘“……这大概也是工会妥协之后的结果吧。

小语认为,此人选择长荣航空下手大概率并非“随机作案”,长荣作为一家以“高颜值空姐”作为重要卖点的航空公司,至今仍未录用过男性乘务员。如果航班上有男乘务员在场,恐怕此人压根就不会提出此等下流的要求了。

桃园市”议员“王浩宇在接受采访时指出:

事實上,超過4000人的長榮空服員團隊連一個男性空服員都沒有,在這種尷尬時刻才會被這種惡意旅客予取予求、連應對的空間都沒有。性別平等法已經上路,長榮航空這種刻意不錄取男性空服員的手法當然是不對的,衷心希望給男生平等的機會,也比較能符合現代航空業的需求。

而在此事发生之前,搜索长荣+空姐得到的的结果通常是……

所以说,任何一家公司(不只航司),如果明里暗里将自己的女性员工作为“售卖品”一部分的话,那么站在一线直面顾客的员工恐怕……永远直不起腰来吧。

推广

【文章回顾】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一起泡在冰冷的哈德逊河中。十年之后……

“你的春节机票会降价!”要是猜错,补你差价!

南航不哭,请粉丝画的画,泪着笑着也要看完

2018年空难死亡人数是前一年的12倍!”最安全“飞行阶段事故居然占了一大半……

一根10厘米长的销子,让114人命悬一线,看机组神级迫降力挽狂澜。

觉得好看就点一下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